邱宝昌: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共同获利,是共同的经营者,
应对权利人承担连带责任。

据8月30日新华网报道: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将电子商务法草案四次审议稿第三十七条第二款中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修改为“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我认为这样修改与实际不符、不能规范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的行为,理由如下:

  1、电子商务法立法应把保护消费者生命健康权放在第一位

  对于涉及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和服务侵权,平台经营者未尽审核义务、安全保障义务的,应当明确由立法做出规定,“依法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立法应当旗帜鲜明的保护众多不特定消费者及其他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安全权是消费者的首项权利,在消费者的生命健康面前,任何企图减免责任的借口都是苍白无力的。

  “相应责任”规定不明确,不仅给平台经营者推诿塞责的借口,也给权利人维权增加成本。

  相应责任在未确定之前,平台经营者会推脱责任,如果相应的责任要通过诉讼才能确定,势必会增加权利人的索赔难度和维权成本,使其权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而且,《食品安全法》、《广告法》都有类似情形下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电子商务法应与现行法律的立法理念相一致,与有关法律规定相衔接。

  2、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是电子商务活动的共同获利者,在涉及消费者人身安全方面二者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在向消费者销售商品、提供服务中,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共同获利。有些更是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合一。离开电商平台,平台内经营者根本就不能销售商品、提供服务,同样没有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平台经营者没有存在的意义。因此,从本质上讲,二者构成共同经营,平台经营者应当与平台内经营者对消费者人身安全承担连带责任。这样才能更好地规范平台、平台内经营者的经营行为,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3、“相应责任”的规定,会出现因认识的不同作出不同的责任认定。

  相应责任是连带责任还是按份责任或者是补充责任,法律规定不明确,在司法实务上,可能出现对同一类案件由于不同的法官、不同的法院因为认识的不同,对相应责任的认定不一致。这不利于司法的统一裁判。

  综上,建议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对于涉及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和服务侵权,平台经营者未尽审核义务、安全保障义务的,平台经营者依法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2018年08月31日

邱宝昌:滴滴事件给电子商务立法的启示
邱宝昌:《电子商务法》出台,网络拍卖经营者应尽快取得拍卖经营许可

上一篇

下一篇

邱宝昌:再谈《电子商务法》四审稿之责任认定